國立台灣民主紀念園區是我國廢除戒嚴以後,點燃民主火炬的起點。

                                                                                                 ~教育部長杜正勝

最近這幾天,國內各大新聞版面幾乎都離不開中正紀念堂改名這件鳥事,實在不得不佩服執政黨製造議題的功力。然而目前鄙人也還算半個局內人,逃不過這已經上演七年只不過場景從聯合國大會、立法院轉到中正紀念堂的拖棚歹戲,只好每天沈浸在報紙新聞裡"中正堂"與"民主紀念館"的標題當中,不能免俗的還是想出來扯扯自己的看法。


維持鄙人從兩千年來一貫的論點,台灣所面臨的困境並不是高喊幾聲正名、愛台灣、把中華民國相關字詞改成台灣就能解決(如果達成這些條件之後能讓老母雞自動陸沉的話那請恕鄙人無知);同樣這次中正紀念堂改名,在揭牌典禮時長官們的致詞彷彿一改名台灣民主紀念館之後,台灣的民主就會更加深化、民主思想就會大躍進一般,執政黨還在使用同樣的邏輯。債務人改了名字之後還是要認之前簽下的借據一樣,相信我們的總統--法律系高材生--不會不了解這個道理。

假定我們的總統也知道改名解決不了問題,卻還執意要用難看的手法技術犯規、搞這些小動作,推想背後的目的,我們只能得到總統在玩弄、消費議題這不怎麼讓人意外的答案,反正戲再爛我們也都已經看了七年了,尤其這一年來改名的疲勞轟炸大家也已經看膩了,連總統的遮羞布都懶得罵了,讓人不爽的就是在這報稅時節還在搞這種浪費公帑的快閃秀。

而且執政黨也越玩越窩囊,從以前在國際上外交轉內政鬧到現在只能關起門來鬧給自己家裡人看,當初中國美國還會大張旗鼓來回應,而現在大家都深諳"認真你就輸了"哲學,中南美邦交國大概也當棋子當到煩了,在WHO上不是無言的抗議就是投反對票。不過總算是成功的宣揚台灣的主體性----當世界變成一個"整體"時台灣為了"主體性"而選擇被孤立....orz

這次國民黨在這一連串風波中也維持一貫的彆扭,明知民進黨手中就黨產、228、外省人總統的牌可打,卻從未建立一個基本論述來回應,每每落得進退失據,也難怪民進黨用那幾個議題外加念念愛台灣這句咒語就可以玩七年。之前的外省人總統風波就是一例,馬英九急忙澄清自己是台灣人,撇開政治現實不談,這樣急忙澄清的回應彷彿身為外省人是一件可恥的事,沒有藉此反擊並建立國民黨整體對外省人的論述相當可惜,等於是依循民進黨228史觀框架下對外省人地位的論述同時間接否認國民黨的族群觀較為和諧,另一方面,恐怕國民黨也認為吃定外省族群,才在自亂陣腳之下反射式的做出這種回應。這回的改名事件也是,從黨到市政府也都各自為戰,尤其今天早上聽到凱道要加註"反貪腐大道",這種無力的反擊方式反倒更加深中央與地方對抗的印象,只會把改名爭議陷於無限循環的狗戰。

鄙人目前僵局的意見是一面以立委訴諸程序,同時與中央尋求將現階段僵持解套的方式,如:在特展之後撤除等等。當然要成功的話除了黨的運作要如臂使指之外任何一方還都要正大光明不耍無賴步數才行 


今天(5月22日)下午,市政府已經拆除布幔,且看現在這齣爛戲還能發展到什麼程度、各個角色該如何解套。

pay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ZZQorca
  • 引一篇社論

    中國時報 2007.05.23 
    帝王陵寢的民主新衣
    張登及

    邇來中正紀念堂改名台灣民主紀念館爭議不斷,近日又演變成中央與地方政府各挾局部民意,指揮轄下警察武裝,以法令為武器,短兵相接的攻防。筆者認為,衝突的起源是前屆內閣對中正紀念堂的帝王陵寢性質認識不足,以致改名處置失措。而台北市保護「古蹟」雖於法有據,但對該堂的性質也不甚了了;而後續的凱達格蘭大道加註為「反貪腐民主廣場」,則是效顰中央的鬥法邏輯,沒有建設性,徒增紛亂。

    糾紛還要從對中正紀念堂擬似帝陵的格局說起。

    首先,中正紀念堂之所以成為國內外觀光行程的一大特色,是因為它是台灣唯一的一座擬似中國帝王陵寢規格興建的建築。中國古代帝王陵寢建築,講究中軸線設計、入口與神路(中軸線通往饗殿的路)和左右宮廟殿宇的對稱。中正紀念堂中軸線前端就是「大中至正門」。五門六柱十三間的大牌樓,是帝王陵寢或京師宮殿獨佔性的政治符號,提醒來者應敬天尊君。即便南京中山陵之設計,也知道使用三門四柱「博愛坊」,以免「踰制」。中正紀念堂之規制,確實非同一般。

    再請看中正紀念堂「神路」兩側的國家劇院與音樂廳。它們近似紫禁城太和殿的設計,又扮演著帝陵東西配殿的角色。中路後端主體部分,結合帝王祭天的天壇,和陵墓主體封土上的方城明樓兩種語彙,隱約是蔣前總統中正的紀念饗殿(古稱稜恩殿)。另一個帝陵隱喻的符號,是中正紀念堂四周的圍牆和角樓。此一類似帝陵的建物,宗法禮制之謹嚴,不輸明清兩朝帝王們的吉壤。

    正因此仿古的建築結構,除非將本堂、圍牆、大牌樓等主要皇陵符號拆除,該堂這一總體佈局,並非「改名」、「關門」、「遮牌」等枝節動作所能撼動。若將封建帝王規格的大牌樓寫上「民主廣場」,則好比中共將供奉滿清歷代皇考的太廟,改稱「勞動人民文化宮」,勞動人民何喜之有?只見當政者的權力傲慢而已。

    其實,台灣從未實行君主制度,卻難得有一神似帝陵的建築,其本身就具有極大的觀光、歷史和教育價值。但恰是其內涵之豐富,卻正好不與「紀念民主」合榫。何況「紀念堂」一般是悼念死者或已經過去的事件,此以華文語境尤然。民主在台灣是現在進形式,不是完成式。冒大不諱予以「紀念」,實值商榷。

    此外,有關命名程序的爭議,言者已多。其關鍵是,光耀民主自應行不由徑,開中門、走正路,而非關門密議,突襲游擊。前屆閣議,法制程序遠未完備,民主銜牌竟成為全民猜謎,此豈是光耀民主之大道?如此唐突民主法治,設想他日若閣議廢除總統府組織法,另以院會繕就「總統室組織規程」,不待國會可否,即搶先於某處掛牌開張,可乎?

    中正紀念堂的民主意義,其實是提醒人們反省歷史上的君主制。要光耀民主,宜速覓新處,重新徵圖並經公民審議。前屆閣議唐突法制,為帝陵穿民主新衣,企圖樹立民主「新道統」,本是多此一舉,反倒使全民少了一個史鑑君王、遊戲創意、顛覆蔣公「舊道統」的空間。
    不想台北市卻也跟著玩起了道統游擊戰、運動戰,凱道加註新名之舉,使善於選戰之士竊笑正中其下懷,為日後總統選舉又添了話題火藥,最大程度消耗支持者的腦汁和口水,再無餘力反省環評教改、農漁困境、勞工待遇、產業競爭力、第三黨創建與兩岸僵局。


    其實政院與北市的設想並非積不相容,例如修法改提「總統文物館」,賦予典展民主化前後台灣最高統治者文物職責,則一來可達威權符號轉型之目標,將嚴前總統、蔣經國前總統的文物,以及李前總統、陳總統等人推行本土化民主化之史蹟納入。甚至歷任日治時期總督、台灣民主國領導人、清領時期台灣諸巡撫知府、荷鄭時期治台將領文物,也可海納百川。

    例如對岸南京「總統府」地名不改,收納太平天國、兩江總督、民國總統等三文物館室,即是一個類似的加法邏輯。如此處置,既無損古蹟,又有助豐富台灣歷史風貌,則中正紀念堂堂匾與牌樓文字,仍可如同前清「太和殿」般保存。此一「進步、共生」的思維,值得政院、北市考慮。

    (作者為英國雪菲爾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
  • orcaZZQ
  • 哪天我們去夜店裡面狂歡順便組個黨吧?
  • payling
  • 上篇之前有看過,所以我在MSN上的狀態是"原來民主紀念館是要紀念--民族的救星、自由的燈塔--蔣介石" XDDD
    真要正名只有像李熬講的把他炸掉

    要組新黨先想好黨名,不要取個都X蘭花黨那種爛黨名
  • orcaZZQ
  • CCNS
  • payling
  • 中華文化復興黨 Chinese Curtural Renaissance Party

    這很明顯跟當下政治風氣不合 XD
  • ZZQ
  • 不要媚俗啊...我們是有理想的好青年.
  • payling
  • 因為我們可能會先被去中國化去掉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