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冬,中國城正下著不尋常的大雨,梳著西裝頭、帶金絲邊眼鏡的陳宗痛佇立在總督府內遙望著民主紀念館的方向,一旁的邱液人、杜政勝與瑞普謝目不轉睛的盯著三粒新聞在民主紀念館的實況轉撥。突然三人發出一陣歡呼,趕忙到陳宗痛跟前賀喜道:

「恭賀皇上,叛賊孤鳥酥已敗下陣來,皇上總算能揭開『大中至正』的秘密了。」

「哼!現在高興還太早...」陳宗痛話音還未落,就傳來三粒主播急促的播報聲:「現在中國城政府的車隊也來了,我們看到郝勢掌來到民主紀念館的現場,正瞪著站在牌樓上的裝主泌...」

「哼哼...」陳宗痛冷笑了一聲
:「誰都不可以阻止我找出蔣戒實的黃金。」
*                 *                *

民主紀念館牌樓前聚集的無數圍觀人群,在郝勢掌下車時讓出了一條通道。郝勢掌先是瞪了站在牌樓頂端的裝主泌,便上前扶起倒在地上的孤鳥酥。

「勢掌....千萬... 要當心....他的脈絡....」孤鳥酥氣若游絲地說道。

「你先別多說話。」郝勢掌喊來了醫護兵趕忙將孤鳥酥給抬上車送往帝大醫院。

「哼哼!郝勢掌你這個小峱峱總算肯出面啦!!」雖然高據牌樓的頂端,裝主泌的聲音依然清晰的傳到地面每個人的耳裡。郝勢掌抬頭看著裝主泌,高處的狂風令裝主泌的頭髮顯得更加凌亂,更為裝主泌那令人發寒的奸笑增添幾分邪氣。

「我不會讓你在我的領地裡為所欲為的。」郝勢掌抽出腰際的鋼刀怒喝道:「就讓我來會會你有多少斤兩。」

「哈哈!!就讓我打得你哭著回去找媽媽!」裝主泌話聲剛落,隨即左掌一揮,五道氣勁便向郝勢掌襲來。

「這便是脈絡??」郝勢掌心道,旋把握時機以鋼刀在胸前劃個弧。鐺鐺五響,鋼刀擋下這第一擊,郝勢掌也不及細想,立刻上前飛身到牌樓頂端。郝勢掌一站上牌樓湛藍的琉璃瓦,強固如琉璃瓦登時迸裂,然而郝勢掌依然穩穩地站在牌樓上。

「啐!這傢伙不愧是軍頭之子,硬底子功夫果然了得,看來單靠直線的脈絡要打發他不容易。」裝主泌心底一邊盤算,另一頭雙掌的脈絡氣勁也不停歇地向郝勢掌進攻,郝勢掌舉起鋼刀一一檔格,也不斷試圖縮小與裝主泌的距離。突然間裝主泌的脈絡氣勁改變路徑彷若蟒蛇般游移不定,改行詭譎奇險的角度進攻。饒是郝勢掌了得,這波新的攻勢僅稍稍減緩郝勢掌前進的腳步,手中的鋼刀也越舞越快,看得底下觀戰的市民不時倒抽一口涼氣。

天空彷彿呼應兩人的激戰,一個落雷閃出裂帛般地巨響,讓郝勢掌一個分神,一縷脈絡繞過他的手腕,直攻向郝勢掌的後腰。只聽得底下觀戰市民一陣驚呼....
                
(待續)

本文中所有人物、團體、情節全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XD
轉載請註明原出處

pay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野.馬.
  • 猜猜我是誰

    兩篇我都都引用走囉!
  • 嘖嘖
    你沒看到好友網誌那多了一條嗎?? XD

    payling 於 2008/01/30 19:13 回覆

  • 野.馬.
  • 有啊,但還是要說一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