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構想是明天(25)日我休假日去看慈湖最後一眼順便避開人潮,可惜當今我主聖上打亂下官的計畫,最後因為人潮跟天氣而作罷,只能心中暗自希望朱立倫不要讓慈湖落得跟草山行館一樣的下場....

說起慈湖,小時候常去慈湖, 一方面祖父就葬在附近的公墓,二來當年從我家過去的車程不遠, 週末假日去慈湖是挺經濟實惠的選擇
當時年紀還小的我不懂,只是跟著家人一起對著那遙遠的棺材鞠躬,只知道裡面裝的是一個偉大的人, 在鈔票上、教室裡都有他的畫像,他為什麼偉大、他的事蹟,當年的我也完全不了解。我只知道,這裡是個風景優美古色古香的地方。

隨著年紀漸長, 慢慢才了解到:
沒有蔣介石,我今天不會在台灣;沒有蔣經國,我不會在今天的台灣


不過當我有這樣的體悟之後我就沒再有機會去慈湖了...

今年,這個國家展開激烈瘋狂的去蔣運動:銅像被肢解、草山行館毀於無名火、中正紀念堂改名。政府自稱民主,卻又用專制的手段批鬥過去的獨裁者。

蔣介石的歷史定位是應該被討論、公評,但是
政府但是這樣的舉動,是在強姦市民對土地的集體記憶。當我們對土地的記憶被摧殘的差不多的時候,我們就真的變成外省人了...


pay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