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一日深夜零時,Payling坐在客廳,對著地上的屍體發愣,內心不斷地自問:這真的是我下的手?

雖然不是第一次,但如此悽慘的死狀還是讓Payling不寒而慄,難道內心的惡魔已經成長到自己無法控制的地步了?回想起當時的情況,當Payling看到他站在客廳,內心突然湧起一股難以抗拒的殺戮慾望....

「我要殺了他!」

Payling很清楚的記得當時心底深處傳來的聲音、那種沒來由、純粹想要摧毀什麼的慾望。Payling順手抽起一旁的鈍器,輕手輕腳地來到他身後,當他發現不對勁轉身查看時,鈍器已經登時敲碎他的腹部,Payling看著四處噴濺的液體,露出彷彿在看國慶煙火般欣賞、又揉合了一點病態的神情。

「把屍體就這麼清理掉真是太可惜了...」

看著地上還在抽蓄的屍體,Payling的嘴角露出一抹邪惡的微笑,於是拿出照相機,爲自己的"創作"留下最後的紀錄.....

(以下含血腥畫面, 請自行斟酌觀賞, 如有不適概不負責)






















我第一次打出爆漿爆成這樣的  orz

全站熱搜

pay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