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宗痛年幼時,嘗聞地方耆老談論到蔣戒實帶著千萬黃金來到呆丸,然則無人知曉那批黃金的下落。當時正值童年的陳宗痛聽得悠然神往,輒以找出這批黃金為己志。而陳父得知此事,便將陳宗痛叫來教訓一頓,並要求陳宗痛腳踏實地好好讀書求取功名,陳宗痛雖口頭上答應,發掘蔣戒實黃金的秘密卻早已深深烙印在陳宗痛的腦海裡。

陳宗痛也沒有辜負其父親的期望,一路成績優異地考上帝大法律。但在他的認知裡這只是一塊墊腳石,此時的陳宗痛早已覺悟:如果不能打敗各路高手成為武林盟主,是絕對沒有機會找出蔣戒實的黃金。然而在兩次求取加入勾冥派不成後,陳宗痛更加努力修練,將一只判官筆使的出神入化,在軍事法庭上初試啼聲力戰勾冥派鷹犬。

陳宗痛想起既然自己加入勾冥派被吃了閉門羹,轉而加入冥禁派投入利怨競技場。就在一次次性命交關的死鬥中,陳宗痛發覺自己更適合使用象徵本土的兵刃--扁擔,即刻放棄自己修練已久的判官筆,肩扛扁擔參加歹霸城(後改名中國城)城主爭奪戰,一舉擊敗駭客罩紹康成為歹霸城城主,同時贏得"鴨霸扁擔陳宗痛"的封號。

然而,陳宗痛並沒有在位太久,在歹霸城主保衛戰中陳宗痛敗給被視為勾冥派救世主的馬囧。此役戰敗讓陳宗痛痛定思痛,深刻檢討補完本土扁擔的武學理論,靠著這套理論終於在兩千年武林大會中打敗連顫與大內高手送杵魚成為武林盟主,讓陳宗痛終於有機會得以接觸蔣戒實黃金的秘密....


*     *     *

往事暫且休提,且道裝主泌的脈落氣勁繞過郝勢掌鋼刀防禦的空隙,結結實實打在郝勢掌後腰,郝勢掌吃痛悶哼了一聲,只覺喉頭一鹹、鋼刀脫手跪倒在地...
郝勢掌感到一股陌生的內勁在體內流竄衝撞,只得暗暗叫苦,以自己的內功相抗,一邊鎮定心神,苦思解決這死局的方法。然而這股內勁彷彿看穿郝勢掌的心思一般直衝向郝勢掌咽喉,郝勢掌一個壓制不住咳出一大口血來。

「想不到郝勢掌實力不過爾爾,要不是當時南天王洩常停的目標是武林盟主大位,在之前歹霸城一戰中對你放了水。否則早讓你變成礙河下的亡魂啦!」
眼見郝勢掌跪倒還咳了血,裝主泌走上前笑道:「讓我來送你上路吧!立下這等大功肯定讓那些從前瞧不起我的人不敢再嘲笑我啦!」

語罷,裝主泌抬手準備給郝勢掌最後一擊。卻見郝勢掌傾身向前,從懷中取出一物狀似白絹在裝主泌面前展開一道白幕。裝主泌大驚,然而其勢已如離弦之矢無從收起,直撲向那白幕之中,裝主泌旋即被白幕所包裹,越是掙扎這白幕卻有如漁網般越收越緊。

原來,這白幕就是郝勢掌獨門絕技--環保垃圾袋,郝勢掌原打算用來對付冥禁派四天王三寶兩天將,在此危急之時卻也顧不得保密而派上用場。

郝勢掌站起身,看著已經被環保垃圾袋收緊而無法動彈的裝主泌,心裡尋思道:「為了這鐘震紀念堂竟派出功力如此不凡的高手,而且過去從未聽聞,若不是冥禁派高手如雲,就是這鐘震紀念堂裡頭另有玄機。」

郝勢掌拾起鋼刀,對著裝主泌叫道:「說!你們跑到這來鬧到底有什麼目的?」

「注意你的口氣,就憑你三姓家奴有資格跟我這樣說話?」

「他.碼的!你找死!」郝勢掌過去曾被陳宗痛延攬,裝主泌這話顯然是在諷刺郝勢掌,果然郝勢掌氣急攻心提刀欲砍。

「怎麼樣?我裝主泌寧死也不會向勾冥派的"威拳"屈服!」地上的環保垃圾袋伸長了些,彷彿裝主泌準備好引頸就戮。

「你找死?好,我成全你!」郝勢掌的鋼刀伴著破空之聲劈將而下,只見眾人眼前銀光一閃.....


(待續)


本文中所有人物、團體、情節全屬虛構,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XD
轉載請註明原出處

pay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