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六因為有些事情回到八德更寮腳, 正好離舊家不遠。興豐路現已不是以往那般兩線道, 被拓寬成四線道, 不過兩側巷弄狹窄依舊, 這各處角落都留有我許許多多回憶。一時多愁善感的毛病又發作, 思緒便隨著腳步走入過去...

很慶幸地, 舊家還保持原來的樣貌, 就連鋁門窗似乎也都沒有改變, 唯一變的是鄰居原本的舊式矮房改建成樓房, 舊家佔地雖大, 但被左右夾攻之下視覺觀感也就顯得擁擠。本想湊上前看看院子和房子裡面是不是如以前一樣, 可想到我現在在這裡是個陌生人, 怕鄰居把我當來作記號的產生誤會, 還是不要隨便對別人家探頭探腦好了。

我大約是在小學之前搬到這裡, 在此之前住在松柏林的公寓, 生平第一次住透天別墅, 當時心理好不快活。一家三口住六房兩廳, 除了客房書房我還有一間專門給我放火柴盒小汽車的房間, 二樓客廳鋪上地毯擺著舊的電視成為我們小孩子打電動的地方, 從此之後再也不用跟大人搶客廳的電視。

每到暑假, 奶奶跟表姐們經常會來這玩, 不是拿著玩具槍玩著戰爭遊戲就是到瑞豐國小去打棒球, 或者帶著小黃(從我小一養到高一, 可以說一路看我到大的狗)在外面到處跑, 那段單純的時光或許是我人生中最快樂的日子。青山依舊在, 無奈人事已非。

正要轉身離開, 眼角餘光彷彿看到小黃坐在牆壁上對我傻笑, 如果是小黃她大概也想回來這裡吧... 搬到中壢之後就很少帶她出去外面玩, 在這裡的這段時光或許也是她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吧。

我往巷子的深處走去, 巷子比我記憶中來的窄。十三年的光陰, 改變的不是這裡而是我, 後排的矮房子跟小路還和我小學時候一模一樣, 往日和小學同學在這裡遊玩的情景還歷歷在目, 只是搆不到的矮牆如今牆的另一端早已失去神秘。小路還是如以前一般蜿蜒曲折宛如迷宮, 且僅容一人步行, 但是憑著過去的記憶我還是能找到出口走回大路。

在中正村拆除改建之後, 這裡就是我童年回憶最後僅存之處, 也是我回憶最源頭的"根"。本想再去其他我記憶中的著名景點, 可害怕自己太過感傷還是找機會再來好了, 還要記得帶相機。


payl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